Categories: 活动和演出

by xinshi

Share

1月12日我们有幸邀请到美国钢琴演奏家,教育家托马斯·莱曼斯坦尔教授为新识学员们带来音乐模拟考试指导和音乐分享会。这篇文章,我们对本次教学研讨做一个总结。

“听”是学习音乐的第一步。

我们大多会从“识谱”作为学习乐器的起点,认识音符时值,认识乐音,熟悉五线谱等,于是进入了“边学,边看,弹奏,反复练习,纠错,再练习”这一循环通道。音乐的第一感官就是耳朵,但“听音乐”绝大部分都会被忽略,或是滞后。托马斯·莱曼斯坦尔教授与新识学员合影

我在课堂上,尝试过两种引入方式,第一种是按照上述常规循环通道展开,先引导认谱,慢慢发展成弹奏,最后老师示范;第二种,是从“听力游戏”开始,孩子们模仿出听到的音高,力度,或者和弦乐句等,老师设计好游戏环节,拼接过后,就是这节课的演奏作品,孩子们惊喜的发现作品好听,却容易上手,最后回到乐谱上观察,再次完整练习。没有疑问,第二种方式是更被接受的。

与托马斯教授谈及他的学琴启蒙,他说不太记得怎么开始的,但是他记得小时候在“听音乐”上花了很多时间。突然想到小朋友喜欢玩乐高,模型或是拼图,我曾经问过几个爱玩的学生,你们怎么有耐心搭建完,他们兴奋的回答说,他们想搭出包装纸盒上的模型了。听觉的培养就像是提前“看到”作品效果一样,如同孩子看到了效果图,就会更愿意把碎片化的音符努力拼凑起来。随着听到的作品量增多,孩子对音乐的敏感度会增强,有的时候还有可能顺着音乐的惯性,推测出后一句,这种能力在学术上,我们称为“先听觉”。

 

很多人都认为音乐是情感化,甚至情绪化的。实际上,音乐恰恰具有极强的逻辑性,可以说,逻辑性才是音乐的根本属性。

 

在1月12日音乐游戏中,我弹了一首《生日快乐》,全场观众一同参与了互动,大家很快的发现生日快乐歌的前面三句开头都是一样的,只是“尾巴”不同。我们用不同的图形和旋律线画出《生日快乐》的乐句的相同和不同部分。后来用了相同的方式,我们现场创作了一个小片段。虽然《生日快乐》是首儿歌,但是它也具有强烈的逻辑性。我们说的更复杂的作品,也是在乐曲的横向纵向进行扩充,当然还要加上时代背景,作品风格等。

 

在练习中,孩子对乐句的整体认知和规律的总结比较难做到,因此认谱方式比较低效。看起来坐在钢琴前1个小时,有效时间只有一半,也许更少。建立逻辑性,最好的练习方法就是“阅读乐谱”,用脑练习。

“演奏”,是让乐音成为音乐的最后一步。

在交流中托马斯教授说了一句话,让我印象深刻,“我们学琴百分之90在音乐性上,而许多中国孩子百分之90在手指操练上。这样的演奏没有音乐感染力,而且过了一定年纪,音乐感觉却补不回来了。

在实际教学中,我们经常出现这样的困局,“不听音乐,要弹奏出怎样的效果不知道”;“手指反复练习,弹钢琴变成机械练习”;“欣赏别人弹琴,专注在观察手型上”,这些都是非常常见的,而演奏的表现力才是我们要关注的。

“演奏”是一种现场的表现力,听众就在面前,一切接近某种沸点。某一个眼睛看不见的按钮被触发,乐音于是终于成为音乐。

 

“创作”没有完成式。

音乐游戏最后一环节,我在电钢琴设置了两个音色,用“马林巴”的音色模仿圣诞节的画面,随后用“弦乐”音色模仿雪花飘落下来。小朋友迅速的进入了“冬天”的情境之中,再衔接现场创作的一个乐段,接着,大家都拿出手机和PAD在库乐队软件中尝试编创了一个伴奏,一个完整的作品就完成了。最后我们选出了8位孩子与教授共同演奏创作的这首小作品《冬天》。活动结束时,教授兴奋的对我说,这样的音乐课堂特别有意思,音乐就是这样。

分享会的时间很有限,活动持续到21点,意犹未尽却不得不结束,但是这些观点和有意思的片段我们都会沉淀下来,融入课程设计中,Bing music to my heart,我们一直前进着。

Related Posts

View all
  • 点此亲启 音乐与绘画的融合 C O N C E R T 2022 / 6 / 1 8 苏州中心北区二楼新识艺术 […]

    Continue reading
  •   新识艺术会客厅 揭幕盛典   EXCHANGE MEETING 与艺术面对面碰撞 直击心灵 TH […]

    Continue reading
  • 2021 ▍0822 听玲珑之音钢琴音乐会 暨大提琴家Claude见面会 新识教育&万科玉玲珑 在疫情 […]

    Continue reading
  • 《天鹅湖》音乐原创作品展演 大型真香现场 1月10日   引子:天鹅盛会从何而来? ♬..♩~ ♫. ♪ ♫. […]

    Continue reading